????……

????二月二十四,草原东面方向……

????“咯哒哒~”

????荒原之上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至今幽幽而起,沉重的铁蹄践踏在干硬的土地上,扬起成片的黄沙弥漫……

????苍穹之下,三百骑兵依次排列,匀速前进,中间一面“羽”字大纛随着马速疾驰招展飞舞,一种肃烈的气息在这支骑兵部队蔓延……

????大纛之下,陆羽一身铁衣素裹,威风凛凛,手持偃月寒刀,面色刚毅,双目炯炯有神,随着胯下枣红战马疾驰,他胸前那条一尺有余的浓密黑髯也是迎风后仰,宛若战神再临。

????这一次,他收到探报,发现兴岭之中有句勿大股部落盘踞,便亲率三百铁骑为先锋,疾风骤雨般的追击了过去。

????陆羽太想要立功了,看着军中众人不断累计军功,让一向自负的他实在是羡慕不已,边军之中一切以军功为尊,军功就是实力和地位的象征,也是向所有人证明自己能力的最好手段。

????除此之外,他之所以如此急切想获取军功还有一层原因,就是为报答刘策的知遇之恩,当初要不是刘策收容,自己根本就做不到一营主将的位置,可能还是在某个世家门下当一名毫不起眼的小卒。

????“陆营使,盘踞兴岭的句勿部落足有上万人,我们就三百轻骑前往,是不是太过涉险了?不如等大部赶上后一道出击!”在他身侧的丁念,不无担忧的对陆羽说道。

????陆羽闻言,丹凤眼一颌,傲然说道:“兵贵神速,某领三百铁骑以雷霆之势突袭敌营,敌人定料不到我军会敢如此大胆展开攻势,

????到时胡奴仓促应战必然准备不足,何况只有三百骑也会让他们有轻敌之心,到时就以雷霆之势大破胡奴,一举立下不世之功!”

????听完陆羽的话,丁念也不再怀疑,只顾跟在他身边一起向着兴岭方向前进,这些时日他跟好友荀慈一起经历了数场战争后,已经习惯了前线战兵的厮杀方式,彻底迈过了对胡人恐惧的那道坎……

????三百铁骑孤军驰行六十余里后,来到一座山丘之上暂时停止了前行,只见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密林,逐渐浮现在众人眼帘,号称纵横足有八百里深的兴岭,终于到了……

????“在此歇息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后杀入兴岭,剿灭句勿人老巢!”

????陆羽一声令下,三百骑兵立刻翻身下马,将马匹按倒在地,拿出干粮和水吃了起来,顺便也给座骑喂以黑豆麸饼,让它们快些恢复补充体力,以应付接下来会发生的战斗。

????约半个时辰后,在马背上颠簸许久的羽字营骑兵已经恢复了精气神,都各自闭目坐在原地休整,身为主将的陆羽也是双腿盘膝,时不时的轻捋长髯闭目养息。

????“噢噢噢……”

????就在这时,兴岭方向忽然传来阵阵野兽般的呼喊声,让正在休息的羽营将士猛地一怔,齐齐起身牵马警惕的观望起来。

????只见山丘之下,密林之中,忽然窜出一群身着各式兽皮衣甲的胡人,有骑马的,也有步行的,各自嚎叫着手持五花八门的兵器,向陆羽所部的山丘扑来。

????“来的好~”

????正在闭目养神的陆羽闻听这阵嗥鸣声,立刻睁开双眼,一把抓起偃月寒刀,起身一捋长髯,轻蔑地看了山丘下密密麻麻不下两千的句勿人一眼,转身一拉座骑马缰,一个纵身跃上马背。

????“全军听令,以本将军的大纛为信,结阵冲锋,将这些鼠辈一举击溃,杀~~”

????陆羽一声令下,身边的旗手立刻将那面印有“羽”字的大旗展开,随后陆羽扬刀策马,率先向着那群句勿人冲了过去。

????“杀啊~~”

????见主将如此勇猛,三百铁骑感同身受齐齐咆哮一声,跃上马背以六十人为一列排成五列紧随陆羽的大纛,义无反顾的向那两千句勿士兵冲了过去。

????句勿人方面,为首冲在最前方的是一名皮肤黝黑,身高两米,脸颊涂满兽血油彩的矮壮胡人,他手持狼牙棒,坐在马背之上,嘴里不住发出野兽一般的嗥叫,对对面骑兵居高而下的气势丝毫不在意。

????两千余名句勿人,骑在马背上不过六百余骑,其余各个都是手持骨制兵器,奋力跟在马匹身后跑动,毫无畏惧的迎向装备精良的羽字营骑兵。

????“飕~~”

????两军相距大约百步之时,句勿人军中的弓箭手齐齐停下脚步,弯弓搭箭,将箭镞用兽骨制成的弓箭,呈斜角攒射而出,瞬间数以百计的弓箭如流星一般向丘坡上疾驰而来的铮铮铁骑落去……

????“喝~”

????面对迎空坠落的箭雨,陆羽一声沉喝,挥动手中偃月寒刀,将射向自己的箭枝尽数扫落,尔后一拉马缰,更是加快马速,带着猛虎下山的气势向句勿骑兵冲了过去。

????“叮叮叮……”

????骨制的箭头,根本无法破开羽字营这三百骑兵身上的铁甲,哪怕他们现在所穿的都是轻甲,在箭镞触碰到将士们身上的铁甲一瞬,纷纷就被弹开,只是发出一片清脆的震晃声。

????“啊哈……”

????眼见弓箭手无功,为首的句勿猛将喉咙里忽然发出一阵异样的嘶吼,高举手中狼牙棒,双腿狠夹马腹,满目狰狞的朝率先冲下山丘的十余骑杀了过去。

????“荒山蛮夷,吃某一刀!”

????面对那脸上涂满油彩的句勿人向自己冲来,陆羽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,随后偃月刀拖地,一踏马镫,借助下坡最后的一缕优势,加速向他冲罗过去。

????“噌噌噌……”

????刀锋抵地随着战马疾驰发出剧烈的摩擦声响,带起一道长长的黄沙翻腾,陆羽身上所散发的浓烈杀意,让那句勿猛将不由瞳孔一缩,只觉有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头环绕。

????“啊哈……”

????两骑仅隔数步之际,句勿猛将大喝一声,抛开心头恐惧,挥动手中狼牙棒,狠狠的向陆羽的头顶砸去。

????“哼……”

????而陆羽却只是冷哼一声,丝毫不将那句勿人放在眼里,就在他扬起狼牙棒一霎,立即有了动作……

????“呼~”

????“噗~呲~”

????两骑错身之际,似有狂风过境,一声肌骨寸断的撕响在天地间回荡,紧随而来就是一道长长的血痕在两骑分开之时蔓延开来……

????“吁~”

????句勿人的战马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,却见马背上那条魁梧的身影摇摇晃一阵,最后重重的落在马下。

????却见那句勿人双眼圆睁,脸上表情极为扭曲,他半边身子已被偃月刀给凿的血肉模糊,鲜血早已经将他的兽皮衣给染的透红。

????陆羽一刀结果那句勿人后,脸上神情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挥动带血的偃月刃继续策马向前疾驰,朝下一个冲来的句勿骑兵杀去。

????“杀啊~”

????“嗷嗷嗷~”

????“砰~~”

????“噗呲~~”

????与此同时,丁念、荀慈的三百铁骑也已杀到,在一片呐喊咆哮声中,与句勿人狠狠的撞在了一起,转眼间,战场上一片人仰马翻,到处都是肉眼可见激荡的血液。

????身为一营主将的陆羽,则依旧策马驰骋,向着前方一队疯狂冲来的句勿骑兵,面无惧色的迎了上去。

????“这次就让你们见识下某三段斩的厉害!”

????只见陆羽眼神一冷,单手提刀横挎腰间,在与一个头顶留着一条细长鼠辫,手持一把生锈铁刀的句勿将领错身之时,偃月刀忽然如同一条游龙一般,猛地探出,直接劈在那句勿将来的胸膛……

????“噗呲~”

????金属破开躯体的声响在耳边回荡,那句勿人还未来得及感受刀锋带来的痛苦,整个人就被带离了马背,只见偃月刀卡住他的胸膛带着他虚空驰行了数步……

????“砰……”

????几步路程一瞬功夫,但对那句勿人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么漫长,在此期间他深切体会到了死亡来临之前那彻骨的寒冷和痛苦。

????随着陆羽刀身一甩,句勿人重重落在地上,彻底断绝了生机,永远沉寂在了这片土地之上……

????“吼~”

????刚解决了那细辫,很快又有一个满嘴黄牙的句勿将领大吼一声,策马冲向陆羽,手中所持是一杆长长的虎枪。

????“班门弄斧,不堪一击……”

????陆羽不慌不忙,依旧横垮偃月刀与身后慢慢摇晃,保持着斩杀之前那句勿人的姿态,踩着马镫迎了上去。

????“噗呲~”

????双方错身一瞬,陆羽避开那黄牙刺来的虎枪一霎,横挎腰间的偃月刀忽然如青龙出洞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和力道一刀劈向黄牙的后颈。

????黄牙闪避不及,还未来得及尖叫感受痛苦,就觉的自己眼前一片翻滚的景象,让他好生难受,等稳定后,却只看到一骑绝尘,扬起的黄沙将自己的视线遮挡住了,紧随而来就是这个世界慢慢暗了下来,然后变成了黑白色,最后彻底陷入了黑暗。

????陆羽继续策马疾驰,不顾身后被自己一刀削首的胡奴以及那无头躯体喷溅的血雾,目光死死锁定在一名身穿铁锁甲,满头散发的句勿将军身上。

????那异族将军就是这兴岭内句勿部落的首领巴拉珠尔。

????巴拉珠尔眼看陆羽如此神勇,连斩自己麾下三员猛将,早已吓的冷汗淋漓,立马拨转马身就要逃跑……

????不过,他还是晚了一步……

????“鼠辈,哪里走~吃陆某一刀~哈~”

????陆羽一声厉喝,吓得巴拉珠尔魂飞魄散,惊慌之余,想要拔出腰间的弧刀自卫,却不小心解开了皮扣,将弧刀掉到了马下……

????“受死~~”

????“不~~”

????“噗呲~~”

????只见陆羽疾驰快马,与巴拉珠尔错身一瞬,横刀一闪,如同神龙摆尾带出一抹激荡的血弧,巴拉珠尔的身体顿时分为两截,上半边身体不受控制的掉下了马背……

????巴拉珠尔,被陆羽一刀腰斩,注定要在极度痛苦中死去……